首页 > 科技
杀鱼弟为什么能救活,8年前爆红网络的杀鱼弟如今服毒自杀,你认为究竟是什么造成的悲剧?

时间:2022-06-09 10:53:34

杀鱼弟为什么能救活,8年前爆红网络的杀鱼弟如今服毒自杀,你认为究竟是什么造成的悲剧?

杀鱼弟为什么能救活

8年前爆红网络的杀鱼弟如今服毒自杀,你认为究竟是什么造成的悲剧?

谢邀请;8年前爆红网络的杀鱼弟,如今服毒自杀?我认为完全是出自于家庭父母造成的悲剧!这么小就要他出来干活,无论家里负担再大,都不应该压在小孩的身上,眼前的利益将会毁掉孩子以后的一生,适当读书年龄应该让他上学不能够逼着挣钱,毕竟你们喜欢的工作,并不代表以后他长大了也适应做这行,做为父母应该尊重孩子的选择,对孩子负责任。

对于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正处天真烂漫的童年,孩子应该背着书包读书为主,看到别人的孩子都当着宝一样快乐成长,自己每天却面对一桶一桶臭烘烘的鱼,没有一个玩伴,父母又不关心,每天干着大人干的活,哪能成承受的了,小小年龄却变成了父母挣钱的工具,童年也被父母剥夺了,得不到家里温暖不单子有时还被父亲打骂,出事当时也只是个未成年人,在绝望的情况下才想出极端的念头结束自己。

父母根本没有为孩子着想,一时贪婪换来一世的臭名,一个教训。

“杀鱼弟”服毒自杀后续,母亲欲向店主索赔,随意售卖致命毒药可能受到什么处罚?

“杀鱼弟”母亲这次可能还真的歪打正着了。

首先表示,“杀鱼弟”(孟凡森)的母亲将儿子服毒的责任归咎于农药店主的做法是本末倒置,如果不解决根本性问题,很可能还会出现类似的情形;其次,对于赔偿责任有法律明确规定,如果说本文是洗地文,敬请移驾他处,

“他现在身体好多了,医生已经把他身体上的测量仪器都拔掉了。”孟凡森的母亲王凡表示,孟凡森目前正在逐渐痊愈,等到身体完全康复,打算联系当地派出所,并向给孟凡森出售百草枯的店家索赔。据王凡介绍,孟凡森于今年4月份在离家不远的化肥店购买了百草枯。“那家店叫‘农药种子’, 主要卖种子、农药和化肥。因为它在当地经营了很多年,镇上的人几乎人人都知道这家店出售百草枯。”王凡还表示,那家店出售的百草枯分两种,见效快的售价为8元,见效慢的售价为2元。“小孩子去买百草枯他(老板)都不会拦着点,还告诉小孩有见效快和见效慢的,问小孩要哪一种,我儿子买了8块钱的。他给我小孩卖这种药,我是非常憎恨他的,得找他算账。”

从照片上看,孟凡森身体却已无大碍,其主治医生表示下周就可以出院。但身体上的病痛虽然消除了,心理上的“病痛”相信依然会压在“杀鱼弟”身上。

从孟凡森的母亲王凡的话语中,我们似乎并没有感觉到其对于自己儿子悲剧的反思和沉痛,而是将责任归咎于农药店,认为自己儿子服毒行为的起因,在于农药店售向未成年人卖“百草枯”。

农药店是否构成非法售卖百草枯,以及可能面临何种处罚,我们一会儿再谈,目前我们先解决第一个问题:

一、农药店主是否应当对孟凡森的服毒行为承担责任?

从孟凡森母亲的话语中,我们大概可以认为,农药店主售卖百草枯,与其儿子服毒之间存在因果联系,因此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这种损害赔偿的情形,属于一般的基本侵权责任关系

(注:此处仅为一般侵权责任,而不包括过错推定责任和无过错责任)。

在这一法律关系上,如果孟凡森的母亲认为农药店应当为其儿子的服毒行为承担责任的话,就必须明白法律上的一条明确的规定:侵权行为的责任构成。

《侵权责任法》规定,侵权行为必须同时满足三个条件:

(1)存在侵权行为;

(2)存在侵权结果;

(3)侵权行为和侵权结果之间存在必然的因果联系。

只有在上述三个条件同时满足时,侵权行为方可构成,而孟凡森的案件中,如果主张农药店要承担赔偿责任,就需要举证证明农药店主的销售行为,足以导致孟凡森服毒行为地发生。

那么这点该如何判断?

其一,是孟凡森是否有明确服毒的意思表示,如与店主交谈中表示有轻生的念头,店主在明知其意图自杀时,仍向其出售百草枯。但根据正常人的行为逻辑,发现其他人想自杀时,没有哪个店主会作出这种行为。

那么,就剩下其二了。

其二,店主明知道孟凡森是未成年人且其不具备行为能力(辨认能力)而仍向其出售百草枯。

比如说,某个儿童到其农药店购买百草枯,由于儿童对于农药的危害性认识能力不足,出于好奇而服下农药的可能性极大,所以店主为避免担责不会向儿童出售农药。

虽然说孟凡森尚未成年,但已经年满17周岁,并且从照片上看也与成人无异,而且在农村地区,相同年纪的人为家里购买农药的现象相信也很普遍,同时对于一个即将成年的人而言,也不会缺乏对于农药危害性的认知,不会因好奇或其他意志以外的原因服用农药(误服误食除外)。

那么,对于农药店主而言,就不会明知孟凡森为自杀而购买百草枯,或孟凡森对百草枯缺乏认识能力,容易导致误服这种主观认知。

所以,农药店主的认知只可能停留在帮家里人购买百草枯用以除草上。

二、农药店主是否可以免除对孟凡森的赔偿责任:

从上述侵权责任关系的法律角度分析,农药店主不应当对孟凡森的服毒行为承担侵权责任,但由于农药店主所售的商品为“农药”,根据法律规定,农药属于法律法规特许经营的物质,且对于农药的生产、经营和使用都进行了详细而明确的规定。

在《农药管理条例》第六十四条规定:

生产、经营的农药造成农药使用者人身、财产损害的,农药使用者可以向农药生产企业要求赔偿,也可以向农药经营者要求赔偿。属于农药生产企业责任的,农药经营者赔偿后有权向农药生产企业追偿;属于农药经营者责任的,农药生产企业赔偿后有权向农药经营者追偿。

简单来说,就是农药的经营者,其售出的农药造成使用者人身损害的,不论是否具有过错,都要承担赔偿责任。

这种归责原则,为“无过错责任”原则。

很明显,农药经营者在侵权责任中,恰恰属于这种“无过错责任”,并且有可能在日后的诉讼中,基于该规定而向孟凡森承担赔偿责任。

三、农药店主是否应当承担非法销售百草枯的法律责任:

根据报道,“杀鱼弟”孟凡森服用的农药是“百草枯”,如果这里的百草枯并非百草枯替代物或掺杂了百草枯的其他农药物质,而是确确实实的百草枯农药的话,就是非法销售禁止出售的农药的违法行为,甚至可以构成非法经营罪。

政府规定停止生产、经营、使用百草枯水剂。

农业部、工信部、国家质检总局于2012年联合发布公告,对百草枯水剂采取限制性管理措施。

自2014年7月1日起,撤销百草枯水剂登记和生产许可,停止生产百草枯;

自2016年7月1日起停止在国内销售和使用百草枯,但保留母药生产企业水剂出口境外登记、允许专供出口生产。

2016年7月1日停止百草枯水剂在国内销售和使用。

根据《农药管理条例》第五十五条规定:

农药经营者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农业主管部门责令停止经营,没收违法所得、违法经营的农药和用于违法经营的工具、设备等,违法经营的农药货值金额不足1万元的,并处5000元以上5万元以下罚款,货值金额1万元以上的,并处货值金额5倍以上10倍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一)违反本条例规定,未取得农药经营许可证经营农药;(二)经营假农药;(三)在农药中添加物质。有前款第二项、第三项规定的行为,情节严重的,还应当由发证机关吊销农药经营许可证。

同时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关于“非法经营罪”的规定:

违反国家规定,有下列非法经营行为之一,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一)未经许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或者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的;(二)买卖进出口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经营许可证或者批准文件的;(三)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保险业务的,或者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的;(四)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

在非法经营罪的规定中,个人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一万元以上的;单位非法经营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就可以追究刑事责任。


所以,孟凡森购买百草枯的农药店“农药种子”,在销售百草枯这个事情上,显然是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甚至销售额达到标准后,还会触犯刑法,受到刑罚处罚;

至于孟凡森的父母,与其考虑如何要求农药店主进行索赔,到不如将精力更多的放在如何解决子女的教育问题和家庭暴力问题,给孩子创造一个更为良好的成长环境。

版权声明:本文为 "株洲百姓信息网" 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salvagetruth.com/keji/305.html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19-2022 株洲百姓信息网版权所有